您在這裡

2019洪建全講座

 

 2019洪建全講座   透過「洪建全講座」傳遞經典人文價值的精萃,探討當代科技發展的實踐、碰撞之下的時代議題,築構人文與科技之間有機性的對話橋樑。

 

2019.12. 8 / 台大管理學院1號館-洪建全先生紀念廳

AI時代的人文衝擊—人類在智能時代的思考力與創造力

 

AI人工智能的發明與誕生,也許是人類科技文明中,最富有想像力與創造力的科學進展。對大部分的人來說,我們對於AI的第一次親密接觸,可能不是蘋果的Siri,而是科幻影視作品中星際大戰的智能機器人R2-D2,從書桌抽屜跑出來的哆啦A夢,或是拯救人類的魔鬼終結者等等;正如同我們尚未能真實見證外星人的存在,卻已經對未來有各種形象想像。如今,我們從藝術中預知的AI智能,似乎已開始實現,但當科技真正踏入了未知的領域,人類文明又要如何掌握或發展人工智能呢?

2019年12月7日,由洪建全基金會與臺灣大學管理學院共同主辦的講座〈AI時代的人文衝擊—人類在智能時代的思考力與創造力〉,正是一場結合科技、人文與藝術的跨域講座,探討AI為人類社會結構與生活方式之間的關係,以及思考力與創造力對於科技、人文、藝術在其中所扮演的角色。本活動由洪建全基金會董事長簡靜惠女士的致詞開場,介紹了洪建全基金會的宗旨與精神,48年經營的成長蛻變以及未來對於藝術、人文與科技結合的關注;接著由洪建全基金會常務董事,也是台灣松下電器董事長洪裕鈞的引言,點出了AI是如何站在藝術與科技的交叉點中,為人類社會帶來改變;最後由洪建全基金會創意總監,也是本次活動策劃主持張淑征介紹三位講者:AI Labs 創辦人杜奕瑾、編舞家及黃翊工作室+創辦人黃翊、新媒體藝術家鄭先喻。

 

 

 

 AI帶來的時代衝擊:軟體創新 x 藝術精神 

科技的進展往往首先衝破時代的藩籬,杜奕瑾由MP3與Netflix的崛起破題,兩者因科技發展的帶動,開拓出新的音樂與影視傳播渠道,衝擊了音樂與影視產業已是無可轉舵的趨勢。他提到創造最大的價值一定要創造出好的科技,而未來的科技一定也是以人為本,人機介面即是軟體創新與藝術精神的轉節點。

他以他創辦的AI台灣人工智慧實驗室近年幾個研究計畫切入AI議題,例如與齊柏林基金會合作,以無人機空拍攝台61線360度影像,AI透過學習齊柏林拍攝的視角,自動剪輯生成與齊導演風格相近「海路漫行」影片。「雅婷逐字稿」的ASR(語料庫資料及訓練自動語音辨識)技術,已能做到現場逐字稿中英同步輸出,且目前開始運用於兩廳院表演藝術相關項目,希望協助聽障者文字閱讀的臨場感。在短短精彩分享後,其團隊在現場展示並邀請觀眾體驗了開發中的AI Music即時互動軟體,只需彈奏4小節的音符,AI Music即能延續生成一段曲目。AI的快速運算與產出速度,在可見的未來中將取代許多人類工作,而面對此影響,杜奕瑾的態度是樂觀的,他認為AI機器人或軟體將會大幅減省人類工作中單調、高風險、勞力、精密計算的成分,反而從工作中釋放出更多時間,讓人類更能發揮創造力與想像。他也認為下一個科技進展的大趨勢,將是「AI+物聯網」,所有物件都可連上網路,並與AI協作,邁入「Aesthetic Net 美學網路」的世代。

 

 

 

「多少數據、多少行為,能創造一個靈魂?」:黃翊工作室的藝術實驗

杜奕瑾提到的「Aesthetic Net 美學網路」概念,似乎與黃翊的「AI Stage Manager AI舞監」不謀而合。AI舞監是一個直徑9公尺的圓形旋轉舞台,能夠做到3600度定位、數位變速及數據辨識等操作。當黃翊的舞碼需要極度精準、且快速換位的變換,靠人力在後台安排燈光、特效、音樂等同步配合,不僅需要極高的專注力與即時應變能力,隨之而來的高壓力與人類反應速度的極限,都是極大的挑戰。而AI舞監則可透過編碼與程式運算以及自動角度校正,順暢無誤地完成任務,這即是杜奕瑾提到,AI可減少人類工作成本的最佳範例之一。黃翊透過「AI辨識實驗室」,將舞者的動作分為準備(ready)、進行中(ing)、接觸(touch)三階段,透過50次錄影紀錄,讓AI學習辨別舞者的動作序列,例如在〈物Object〉作品中發現AI能夠辨別「親吻」而感到驚喜不已,對黃翊而言代表著人類深厚情感的輕微舉動,透過AI辨識保留親吻瞬間的情感。他因在中研院駐村期間,有機會能使用到工業等級設備,可精細掃描至0.02釐米的3D列印及掃瞄機製作人體模型,雖然極度真實,但輸入數據後卻因資料量龐大而無法運算,反而將原本掃描到的毛細孔抹平了。但就黃翊看來,這些「無法處理」之處,反而正是靈魂安棲之所。

 

 

 

半透明的時代、改造、1% Visible:人類行為、情感、軟體與機械

新媒體藝術家鄭先喻在講座中,分享了近三年來的新媒體藝術作品,他無厘頭式的介紹方式讓現場觀眾在輕鬆笑意。鄭先喻的創作常使用手機、個人電腦、電玩等,例如現代人上癮的電子裝置,透過程式編碼來諧弄人類的各種社會現狀,或者沉溺電子裝置的各種行為模式。他提到創作之〈半透明的時代〉將裝置連接上128支滑鼠,可讓每一位觀眾同步使用,在沒有任何功能或目的索引下,畫面上的鼠標就像無頭蒼蠅般隨意晃遊;〈Hobo〉則是一個會一直追蹤觀者腳步的移動電子裝置,唯一「驅逐」它的方法,就是向它投幣,他就會停止騷擾觀眾,簡簡單單的藝術裝置卻背後指向某種情感意涵,提出人們有時候對於遊民的態度有種打發的心態,往往不見得是外在的行為表現一致,這也是他對人性的反思,細膩且深刻的觀察。〈Artist’s Daily Job〉則是一張張無限增生繁殖的行政表單,來自於藝術家要在社會中尋求補助或展覽機會時,常會面對來自機構單位的行政文件轟炸,意味著藝術家之於現實環境的常態;在2016年的個展,作品〈沙箱〉則是透過干擾電信訊號,向觀者發送MMS簡訊,邀請他們透過觀看一件並不存在於展場中的作品,對觀者發出「激進的溫和邀請」活用僵固已久的想像力。他的下一步計畫將以「腦的類器官」為概念,以人工聲音系統,發展創作能發聲的藝術作品。

 

 

AI運用的各種想像與焦慮杜奕謹 x 黃翊 x 鄭先喻,主持張淑征

下半場座談由主持人張淑征引言一場人工智慧與人類的社會的改變,她提到科技圈以外的一般大眾,接收到的AI相關訊息除了來自影視媒體,不然就是各類推陳出新的電子裝置,在講座的QA環節討論的提問,圍繞著AI是否會取代人類、電子裝置上癮的問題以及AI是否能學習人文學科等議題。三位講者皆同意AI只是一個工具,端視人類要如何使用這項科技增進效率與創新,杜奕瑾舉例家事服務人員並不能取代父母的角色,反而可以讓父母將心力放在營造有品質的親子時間。而對於各式電子裝置,如手機、網路與電動,其實也可視為是一種探索世界的管道,提供創意思考新的可能性。杜奕瑾也提到創業家多是有Side Project,透過探索、嘗試與破壞,不斷去發現、觀察、找到有趣的點。

三位講者建議同步建立「古典學習x多元興趣」,將強調專注與練習的古典學習方式或興趣,與新興科技結合,這種方式尤其顯現在黃翊的舞蹈創作中;至於AI將會涉及到的道德或法律層面,現場觀眾也釋出疑問,例如「AI會做惡嗎?」、 「演算法的評斷標準?」等等,杜奕瑾認為在現行的人類社會制度下,人類仍是不可因AI而豁免責,正如同工具的使用者須為使用工具產生的影響負責。而鄭先喻則提出了一則想像式寓言,AI替人類承擔了越來越多工作後,人們會不會反而同情起機器人,反而幫他們爭取工作權益呢?黃翊對於AI靈魂及情緒的看法尤其有趣,他是相信AI有自己的情緒與靈魂,但那是一種透過學習及數據輸入而產生的「AI式靈魂與情緒」,那麼下一個問題將會是,人類未來該如何看待這種「AI式靈魂」呢?經過這場講座討論下來的成果,也許正站在下一個里程碑的起點。

 

策劃主持/張淑征  

左一至六為建弘文教基金會執行長胡斐雯、策劃主持人張淑征、AI Labs創辦人杜奕瑾、洪建全基金會董事長簡靜惠、編舞家黃翊、藝術家鄭先喻、洪建全基金會常務董事/台灣松下電器董事長洪裕鈞。 

 

主辦 / 洪建全基金會 x 臺灣大學管理學院,贊助 / 國際電化商品、台灣松下電器 

撰文整理 / 呂學卿、邱惠儀, 圖 / 洪建全教育文化基金會

 

 相關媒體報導 

AI時代的人文衝擊——人是裝在機器裡的靈魂嗎?  芋傳媒

AI興起的人類焦慮——我們的創造力會不會被取代?   芋傳媒

AI時代來臨 衝擊過去尊崇的人文價值?   蘋果新聞網

AI時代的人文衝擊 l 當AI也有創造力,人類將全面取代?    瘋設計

 

 

 

最新消息分類: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