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我把文學院延伸到社會上了 (之二)

我把文學院延伸到社會上了…..

慶祝臺大90週年校慶,《臺大文學椰林》收集齊邦媛、余光中、林文月、簡靜惠……等校友,述說在臺大校園的生活或其對他們一生的影響;
身為校友,我特為此書寫〈我把文學院延伸到社會上了〉,文長,將分成三段與各位分享。~簡靜惠 2018.12.04

 

我把文學院延伸到社會上了 (之二)

簡靜惠

 (本文出自《臺大文學椰林》,國立臺灣大學出版)  

    「來!來!來台大,去!去!去美國」,是1960年代後台灣的風潮。我辭去建中教職之後,不能免俗的也申請到美國奧勒崗大學,準備留學去。萬萬沒有想到匆忙中,被母親安排路過東京去相親。初次出遠門的恐懼,對未來也有許多的不敢預料,加上我對婚姻也沒有太多期待憧憬。旅途中遇見在東京早稻田留學的洪敏隆先生,不是一見鍾情的羅曼蒂克,而是有親切好感,更被他的樸實真誠所感動,就答應了這門親事。於是,三週內我們就在日本訂婚,我也順利的轉到洛杉機的羅耀拉大學讀教育研究所,等敏隆半年後申請到美國南加大後,我們就結緍了。

    這個婚姻的決定,雖然是倉促,卻是雙方父母認可、促成的,我對婚姻態度是積極而肯定的,需要的是雙方共同經營與努力。我向我的父親說:「我決定、我負責。」在大家族中的婚姻生活中,雖有波折困難,却也都逐一克服,平順的走過來。難得的是外子敏隆及公婆對我的信任、器重,得以在未來的人生一展當年夙願。

    出國留學後,回到台灣進入夫家的企業工作,念念不忘從事教育的初衷。1971年協助公公洪建全先生,創辦洪建全教育文化基金會,潛在的人文思考、歷史意識漸漸浮出。加上所讀的是教育研究所,教授與同學都是天主教的神父、修士、修女。一方面受宗教情操的感染,又感於資本主義下的社會、第三部門的重要性......,真正的把企業家慈悲風範,藉由非營利組織實踐出來,我印象非常深刻,也心嚮往之。

    1971年洪建全基金會成立後,我一頭栽入。雖然也還擔任企業公司內的財務經理重任,但我努力的爭取洪氏家族(公婆及外子)的信任授權在企業內訓練專業接任。而非營利事業(基金會)創造的利益是社會整體以及人類的長遠幸福,這正是洪建全先生與夫人內心潛在的善念。潛意識裡我在台大文學院接受到的歷史教育,人文意識和思考,激發我對社會、對時代的使命感,擁有的熱情與力量,讓我誓願擔起洪建全基金會運籌帷幄的大責,樂此不疲終生無悔。


    1986年洪建全先生過世,敏隆先生接掌基金會董事長。那些年我的恩師許倬雲院士時常回台灣主持中研院的業務及蔣經國基金會的會務。我得以學生的身分時常向老師請益,而敏隆對許老師更是尊敬有加。同年敏隆更是跨過海峽,引介洪家的企業夥伴日本松下幸之助先生的PHP研究所,促成洪建全基金會與之交流合作,成立台灣PHP素直友會,不僅豐富洪建全基金會的內涵,更擴展其對社會服務的能量。敏隆先生把企業家的經營理念及人文胸懷帶進洪建全基金會。


    1990年敏隆先生過世,帶給我極大的傷痛,我決定從企業走出,專心將全付心力放在洪建全基金會的經營上。那些年許倬雲老師回國開中研院的院士會議,乃建議籌辦「敏隆先生紀念講座」以紀念之。許老師推介多位文史哲教授院士,諸如:李亦園院士、齊邦媛、余英時、余國藩……等,在敏隆先生紀念講座演講,並延伸為人文雙月會演講,引發社會大眾開始親近經學大師芳澤、學習人文風潮。接著敏隆講堂乃以文史哲藝為課程主軸,在書院風格的課室裡,邀請學界教授有系統且長期的授課。由此開展我將當年未竟的心願:把文學院課程在社會上實踐的夢想。2013年台大曾邀約林文月教授回台辦講座,同時在台大文學及敏隆講堂舉辦講座,成為佳話。

本文出自《臺大文學椰林》

專欄分類: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