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我把文學院延伸到社會上了 (之一)

我把文學院延伸到社會上了…..

慶祝臺大90週年校慶,《臺大文學椰林》收集齊邦媛、余光中、林文月、簡靜惠……等校友,述說在臺大校園的生活或其對他們一生的影響;
身為校友,我特為此書寫〈我把文學院延伸到社會上了〉,將分成三段與各位分享。~簡靜惠 2018.12.04

 

我把文學院延伸到社會上了 (之一)

簡靜惠

 (本文出自《臺大文學椰林》,國立臺灣大學出版)  

    日前在國家劇院看戲,看見50多年前,我在建中教過的一位學生,當年他是政壇金童,才華洋溢,又一表人才。於今相見,竟都認不出來了,因為我們都老了!當然我自己更老,早非當年20初歲、穿梭在台大校園與建國中學之間的女大學生了,不,是女高中老師了!

    這已經是半世紀前的事了!當時的我是台大歷史系大四的學生,不自量力的接受建國中學即將退休的歷史老師之邀,到建中代課一年,畢業後又續教了一年。那真是風光又燦爛的美好時光!

    我一身裙裝,從台灣大學走進建中校園,在球場抱著橄欖球奔跑的球員,會在原地停下來……,沿著紅樓的各樓欄干,擠滿了從教室衝出來的學生,都是一群正值十五、六歲青春期的男生,對著走進校園的我,順著我的腳步:一二、一二的喊著!被這麼多雙眼盯住的感覺真的很可怕,也令人好緊張。走進教室那又是另一番景況:學生們從前後門和窗戶跳進來,全身散發著薰死人的臭汗與酸氣,還光著上身或敞開肚皮,看著站在講台上有如孤鳥的我,開始講課.......。
    1960年代的台灣,高中畢業進入大學,是要參加分甲、乙、丙三組的聯考,甲丙組是理、工農醫學院,不考歷史地理,乙組是文法商學院,不考物理化學。當時的台灣理工醫科掛帥,建國中學的這群績優高傲的男生都是甲丙組的。要報考乙組的只有少數聰慧有文才或是文史有根底的學生,如早期的沈謙等,當年就是坐在台下聽我上課的建中高材生。而我這個「菜鳥女老師」,大學未畢業也沒大他們幾歲,更非家學淵源,膽子雖大卻常感力不從心,心虛得很,雖然很出風頭,但教得很累、很辛苦。

    然而這兩年的教書經驗,確也讓我對教育產生興趣,奠下我的後半生以從事教育為摯志,終身不悔。

    我考進台大的歷史系跟我的高中老師王嘉祥有關。王老師是當年我讀北二女(中山女中)高中的導師。她教授歷史可以說是平淡無奇,她的為人也是清涼無味。她唯一的優點是,不會要求我們做這做那、也不用在班級比賽爭排名……,通過就好了。因此我的高中生活相當愉快,同學之間感情很好,也沒什麼有競爭,直到現在還每月相聚。於是到了考大學填志願時,我就跟父母說:「那就填歷史系吧!」我的父母尊重我的決定,沒有要求我去讀當時熱門的法商學院或外文系,任由我填的志願分發到台灣大學文學院的歷史系。

    1960年代的台大仍處戒嚴時間,但傅斯年校長以「貢獻大學於宇宙」的精神引領台大,推動體制改革,排除萬難慎聘最優秀教師,是自由風氣濃厚的時代。歷史系的教授陣容最堅強,但政治勢力卻在暗中較量。我一個鄉下孩子進入「台大」這個光環下,沒有什麼知覺,糊里糊塗的只知道校園廣濶、自由自在,功課輕鬆、應付自如。仍如高中時期的心情一般的上下課,而且時間更多了,可以看書、看電影,愜意極了。完全不在意當時外在的政治風暴或校內的學術鬥爭,而我對於歷史學科的研究或深入,也還沒有發生興趣,只在校園裡穿梭、上課、聽演講。

    那個時候的台大文學院教授個個是人物、每位都精采。才疏學淺的我,當時只知這些老師都有著不同的風格。林文月教授靦腆害羞,教我大一國文,教室裡、窗台上總是圍滿了外系的男生;夏德儀教授一襲長衫講通史;沈剛伯先生一頭沖冠的白髮教歐洲史;殷海光教授背著雙手踱步,講邏輯、理則學;葉嘉瑩老師衣著樸素的講詩詞……。當年的我是那種身在其中,未入堂奧的「大學生」,不!應還是以高中生的心態在讀大學。而這些潛在的風範學習,却是在步入中年後才慢慢醒悟覺知、漸漸發芽,直到今天仍在發酵……。

    1963年,許倬雲老師,從美國芝加哥大學拿到博士學位後回到台灣,在台大教「中國上古史」,担任我們班導師,此時我才驚覺到,哦!歷史還很有很大的研讀空間,那年我大三了,正面臨即將畢業的歲月,本來沒什麼交集的同學,更加冷漠。

    許倬雲老師看了,對我們非常不滿,說年輕人這麼沒有朝氣!於是在許老師的鼓勵下,我們班舉辦了一次畢業之旅,到頭城去露營共聚了一天一夜。這次回來之後,同學們不僅深悟大學友誼的珍貴,重燃學習的熱情,也對未來有著不同的規劃。只可惜我的醒覺不深刻,到了大四那年,有一個到「建國中學」代課、一週只有六堂課的邀約,便在我糊里糊塗又勇氣十足的衝動下,就答應了……。接著又增加到十二堂課,更加沒時間讀書研究。於是對於大學教育三個部分:一是學術性的教學、二是科學的研究、三是創造性的文化生活,我不但沒有學習到,連入門都未及,就在匆忙中畢業了。

    還好,這點遺憾在我經營洪建全基金會之後,藉由敏隆講堂的創辦,終於具體實現而出。

   本文出自《臺大文學椰林》

專欄分類: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