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閱讀有感--《戰廢品》與一首詩

閱讀有感

《戰廢品》與一首詩


簡靜惠 / 文 

 

 

剛看完哈金的《戰廢品》。

這是這一陣子我們跟葉言都老師在討論韓國跟中國、美國的經濟商貿關係而延伸出來的讀物。

這本書讀來相當震撼、講當年韓戰後被俘擄戰俘的故事。

故事以黃補軍校畢業生余元被派往韓戰現場,遭美軍俘虜後在戰俘營的遭遇開始,敘述余元在戰俘及戰後,面對權力、孤寂、恐懼、生存、抉擇等種種戰爭帶來的人性試煉,並依然試圖保有自由意志及拒絕成為戰爭垃圾的堅韌生命力。

《戰廢品》除了呈現出歷史環境中的道德及人性問題外,如同作家卡普蘭所說:「這不只是一本小說。也描寫一場被遺忘的戰爭中ㄧ個被遺忘的部分……揭露出韓戰期間中國戰俘永無止境的寂寞與苦難的故事。」


雖然韓戰已遠,但《戰廢品》書寫的人性,離我們,並不遠。

 

下為網路搜尋資料,提供各位閱讀參考:

http://www.ccd.mohw.gov.tw/public/news/handouts/1ca2f62ac8f1442c348a8d599bc57c47.pdf

 

剛好昨天9.17上午看到聯副上的詩,有感而錄之:

《監獄中的詩》 安娜‧阿琪拉阿瑪特

湯匙完全滑入糕餅麵糰

然後消失。

我可以說「夏天」或:

青蛙開始用牠們充滿肉慾的鳴叫鑽鑿夜晚。

詩很有用,可以讓你活著並且不發瘋,

直到你的存在只是為了寫詩,那時你就是獨自一人了。

詩應該是個連結器,是兩個世界之間的連結號:

一個世界是清醒的,另一個比較邊緣,但比前者大很多。

今天我們在一所監獄讀詩。

或許有些受刑人覺得詩是把他們靈魂的骨頭

接起來的軟骨,或許有人認為它是木條。

我希望有人想到要寫一封信給母親。

但是正如我建議的,這看起來不會發生。

我希望出獄後

沒有人會來向我尋求協助。

詩不會讓我無所不能。也不會讓我隱形或不可碰觸。

雖然有時候我認為它可以。

專欄分類: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