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第一屆銅鐘經典紀念講座」緣起

二○一四年盛夏,須文蔚教授為《烹調記憶:做一道家常菜》一書,來訪問我,希望我在出版《寬勉人生:國際牌阿嬤給我的十堂課》之後,能說說自己原生家庭的故事。在回憶家常菜、童年往事時,父母親的養育栽培之情一再湧現,倍感思親。感恩心意油然而生,乃有設立「銅鐘經典講座」的想法。

那天,我滔滔不絕說個不停,家常菜話題很快結束,倒是說了很多自己與父親簡銅鐘的故事。小時候的我,曾被送出去做小養女,是父親捨不得,把我搶回家。但也造成我小時候不安、愛哭,沉默寡言不敢放聲說話的個性。但父親卻特別疼愛我,他的愛及對我的重視,鼓勵我讀書、聽我講話表達意見…給我很大的信心及勇氣。父親潛在裡對文學藝術的喜好,影響了我們的家庭氣氛,也啟發我,為我種下的人文種籽,造就我秉守人文價值為依歸的信念,終生不悔!

父親是獨生子,繼承了家業,有藝術家的氣息,也有文采,當年以「世相漫畫」著稱的漫畫家張英超在構思題材時,常會和父親討論,由父親提供腳本的內容和點子,交給張英超先生去畫。父親很幽默,心情好時會講故事,也會帶著我們玩,有時帶著弟弟和我下象棋。他也很愛看書,他的床頭有個藤椅,藤椅上總放著《周列國誌》、《三國演義》、《西遊記》、《封神榜》一疊古典章回小說,晚上乘涼時就成為他講古的材料。我們姐弟們回想起父親的管教,都認為相當具有「藝術家」的氣息。

父親還曾在新北市的中和投資了兩家電影院,分別是中和戲院與枋寮戲院。我在青少年時期就能浸淫在電影與藝術,都要謝謝父親。

簡家的孩子被要求功課不能荒廢,家事也要做。我與大姐都要幫忙家裡的雜貨店記

帳,弟妹們也要看顧店面送貨。升大學時,父親雖鼓勵我選商管或法律系,但並不強迫我。當我考取臺大歷史系時,他也很高興,時常與我談古論今。

婚後加入洪建全的企業家族,擔任財務經理,協助先夫洪敏隆先生的事業。我以「先

妥協再堅持」的原則,妥協於當下時務的必要,參與洪家的事業,內心卻堅守「人文價值」的文化傳承。在洪家事業有成之後,成立洪建全教育文化基金會 (1971 年),在洪家的家族事業傳承上加入 「文化」基因。在先夫敏隆先生過世(1990 年)後,設立敏隆先生人文紀念講座及「敏隆講堂」,以社會人文學院的姿態,固守經典,引進時潮新論呈現給社會。  

隨著全球化風潮的來襲,臺灣人文藝術環境受到外國大眾文化的挑戰,本地藝文創作有待跨國境的交流,提升能量。此時推出「銅鐘經典講座」,每年自海外邀請一位經典作家或思想家,來臺灣開講,傳承文學創作經驗,結合洪建全教育文化基金會以及大專院校,開拓讀者閱讀的廣度、深度與創作視野,並深耕人文土壤。

四十多年來出入企業經營與文化傳承,原生家庭中的點點滴滴,都是背後莫大的力

量。我堅信任何一個事業要永續,不僅要能傳承事業,更要傳承文化心靈,也就是家庭的價值與文化觀念的傳承。每思慮及此,我就特別感謝我的父親簡銅鐘先生,讓我可以有一個健康、自然與自在的人格。

當我回顧今生時,滿懷著感恩,僅以「銅鐘經典講座」獻給我的父親、母親以及我的

家人,他們在貧困的年代裡,以文學、電影與藝術充實了我的生命,以務實、勤奮與真情打造了我的個性。也期待「銅鐘經典講座」能傳遞更深刻與遼闊的人文精神,給這座我們深愛的島嶼。

 

專欄分類: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