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聽聞日本古典文學之美

2013年最高興的事是能請到林文月與鄭清茂教授到敏隆講堂講授「日本文學」。前兩堂課隨著林老師「賞析、翻譯《源氏物語》的回顧」,好似回到當年剛進台大上大一國文的情境,教室外窗台上擠滿了外系前來旁聽學生……;林老師那時剛從研究所畢業,第一屆教的就是我們這一群國文程度普通的新生,幸運的我自此進入文史的經典殿堂。畢業五十年後的現在,我把敏隆講堂發展成社會人文學院,何嘗不是當年種下的因。

 

過往大家都以林老師的美貌宣揚,但她的認真堅定的氣質更是讓人由衷佩服;她以做學問的態度從事翻譯,讀她的譯作彷彿進到日本的人文歷史,不論是地理景觀、民俗人情、文學相關的情境,往往比讀原文更豐富。林老師的為學與做人如出一轍多樣貌且精緻,諸如教書上課、學術論文、散文小說、書信、食譜、翻譯等無一不精,無一不美,真讓人心服口服。

 

我與鄭清茂老師初識卻一見如故,這天老師一坐上講堂,大家就稱讚老師的衣著是日本的「襖」或中國的「唐裝」,老師說這是太太為他挑選設計的,原來鄭老師的夫人秋鴻女士精於精工藝術且見多識廣,鄭老師滿頭齊耳發亮白髮也是出自師母之妙剪。

 

第三堂課「無常與眼淚:《平家物語》」是一部軍紀物語,老師用文學方式講述其歷史背景「無常」的主題脈絡,透過「只見淚濕衣袖,不見血濺沙湯」舉出書中人物的個性特質,言簡意賅地點出日本歷史傳統官稱的特性,並穿插政治糾葛權力鬥爭。老師正在翻譯的《平家物語》已耗費三年功夫卻尚未出版,其廢寢忘食的地步令人讚嘆。

 

第四堂「《奧之細道》:芭蕉的俳諧行腳」真是精采,鄭老師以近似「文言體」及「4、6、4」古詩的翻譯,優美而貼切地介紹日本的俳句與俳諧,隨著松尾芭蕉的行腳,娓娓地帶領大家一起走過松島、平泉、象潟等令人嚮往的日本北陸。」

 

鄭老師認真且謙虛地投入,細道慢行,讀文學作品,就如老師所說的,透過閱讀可進入當時,當地的政治、經濟、歷史、地理、宗教、人文、藝術與社會百態,並能充份體會人文的美與深邃。

 

偉大文學作品亙古彌新,四堂日本文學課不是終止只是句點,二位老師的講述,都是很好的導讀與帶領示範,接下去可就得由每個人或各個讀書會延續慢讀了。

 

 

專欄分類: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