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為良善人生而努力 —四十周年慶開步走

最近忙於發動「說寫生命的故事」The Talking Tree Projects,號召會友大眾一起來說寫生命的故事,邀約學者專家來指導,整合各方意見提出完整計畫,我自己當然也率先開始「說與寫」。

當我寫道:「我這一生中,覺得那個階段的歲月最豐富、最有貢獻……?」我寫的不是六十歲、也不是現在,而是我四十歲的時候,那一年(一九八一)基金會創立十年,到今年就成立四十年了!而今我已屆隨心所欲之齡,然而因著持續地從事一樁自己喜愛的志業,每天都興致勃勃不知老之將至矣!

 

四十歲時的我:忙於工作—在企業與基金會兩頭奔波;忙於教學寫作—自我的興趣與理想的實踐;忙於家庭—相夫教子陪孩子成長;忙於休閒—運動與藝文欣賞,忙於為成立十周年的基金會開拓更多的服務給社會……真的好忙、好忙,日子也因為繁忙而十分地豐富,當時不一定感覺快樂,如今回想起來,那是累積了多年的歲月後,在個人的成長背景外,集合努力付出與興趣喜好而「活出」的四十歲的自己。

四十歲對一個人來說是人生的巔峰、也可能是分水嶺;對一個機構來說,正是成熟康壯的時期,累積了一定規模的資源(經驗、成果與人脈……)而蓄勢待發;那些年我為基金會購置會址,貫徹洪建全創辦人回饋社會的初衷;為紀念洪敏隆先生設立敏隆講堂,帶動人文講座的風潮;與日本PHP友會交流成立素直友會,推動讀書會及閱讀風氣……用意地在現代的都會裡以社會之人文學院的形式存在著。

 

誠如亞里斯多德所說:幸福不是心智狀態,是一種生活方式、是一種符合美德的心靈活動,那麼那時的我肯定是幸福的。

今年二○一一年,洪建全基金會創立四十年,我是學歷史的,研究的、看的都是幾千年、幾萬年的人與事,所以區區四十年真的不算什麼。然而學歷史的人總是喜歡數算過去、推論未來,這樣的習慣,讓我與基金會的同仁每年都會一面警覺時光的飛逝,一面謹慎的檢討並為未來做計畫。這樣的精神與態度,讓基金會的每一年都能保有新奇與活力,不至於志得意滿、也不會厭煩怠惰,不斷的創造新的觀念與價值回饋社會。
 

欣逢慶賀四十周年,基金會同仁當也如此的秉持原創精神與宗旨,繼續在現代社會扮演非營利組織的角色,並積極回應。

從當今的趨勢看來,強烈的社群意識是正義社會所必須,那麼做為公民的我們就必需養成關切社群、擁有公民意識及奉獻共善的精神。這是洪建全基金會正在做、也是今後更要加強的方向:

 

● 保有素直的心境提升自我、建構人文價值。
● 學習新知並分辨的實用智慧,更顧及變因和社會景況。
● 培育公民的素養,匯集社群的能量,創造共善的社會。


期待所有四十年來曾參與我們的朋友,不論是:社會大眾、學員、會友、老師、董事、志工與同事一起發想,以行動支持、響應與擴散,為良善人生而努力。

專欄分類: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