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敏隆講堂

人文的終極關懷是經營非營利組織之本,洪建全基金會以細膩長遠的人文關懷, 將基金會的主軸精神,
透過「敏隆紀念講座」及「敏隆講堂」展現其內涵風格。
在紛亂緊張的社會,提供安靜學習的場域,讓大家一起參與、發想、創造,開拓人文視野,期為社會的人文學院。

敏隆講堂

紅樓夢的虛幻與真實│第三期│秋│秋風秋雨愁煞人

此課程之「有桌座位」已額滿,目前僅剩「無桌座位」,如欲報名請電 02-23965505#113 洽詢。
黃一農院士、康來新教授、廖咸浩教授、馬以工教授共同策畫 邀集國內紅樓夢學者專家 第三期主講者:黃一農、王力堅、康來新、劉靜敏、廖咸浩、馬以工
2019-09-20 15:00   -   2019-11-01 17:00
100 臺北市中正區羅斯福路2段9號12樓

[ 紅樓夢的虛幻與真實 ]

黃一農院士、康來新教授、廖咸浩教授、馬以工教授共同策畫

第一期            春- 花謝花飛飛滿天   │ 2019/3/22~5/3

第二期            夏- 樹蔭合地              │ 2019/6/21~7/26

第三期            秋- 秋風秋雨愁煞人   │ 2019/9/20~11/1

每週五下午3點~5點,3期,各6講,共18講   

9/20 第一講黃一農‧主講

納蘭六姊妹與「元妃省親」

講者自2010年起從事了一場奇特的學術探險,他以初學者的身分進入傳統深厚的紅學領域,並努力“穿越”至清朝,希望能探究他所揭舉的「e考據」,可否在大數據 (Big Data) 時代建立文史研究的新典範。本演講將揭開《紅樓夢》中「元妃省親」的歷史原型,指出其主要素材乃源自康熙朝最受寵的漢人嬪妃-密妃王氏,同時追索作者曹雪芹獲知有些頗為隱諱之史事的可能渠道,而他又如何在小說中為宮牆之後的女性大聲鳴不平。最後,密妃所葬的景陵妃園寢不幸於近年被盜,講者也將報告他借用衛星地圖發現密妃下葬一事背後的秘密......。

9/27 第二講王力堅‧主講

晚清社會轉型與女性紅樓接受

晚清女性紅樓接受以題詠為主要表徵,伴隨著近代社會轉型的發展,晚清女性社會型態從傳統閨閣文化的主流,分化出都市化甚或青樓化的支流。這也是當時《紅樓夢》接受文化——包括(男性)主流社會的紅樓接受文化的發展大勢。女性紅樓接受的發展呈現為創作型態的變化、傳播方式的改變、《紅樓夢》被社會各階層廣泛接受(受影響)、文士冶遊典雅化與紅樓題詠青樓化的互動等現象。由此也反映了晚清女性世界的生活型態,由拘囿於家庭/家族,而逐漸趨向於社會化、世俗化。

10/4 第三講廖咸浩‧主講

紅樓夢為何夢紅樓?

紅樓夢為何夢的是紅樓?書裡面充滿了紅的痕跡與線索,比如黛玉是「絳」珠仙子、寶玉是「赤」瑕宮的神瑛侍者;寶玉嗜吃胭脂、燕居怡紅院等。這一切需從第五回寶玉對秦可卿的亂倫之夢談起。並參照第十二回「好知青冢骷髏骨,就是紅樓掩面人」等批語深入。五十回寶琴展示真真國金髮女子所做的律詩:首句「昨夜朱樓夢」更是畫龍點晴。而二十七回葬花及七十六回「冷月葬花魂」則將警幻仙子對紅色戀情需在人世「了結公案」的要求前呼後應:紅樓終究一夢。

10/18 第四講‧劉靜敏‧主講

芳馥大觀 —《紅樓夢》裡的二三香事

走進《紅樓夢》裡,在大觀園裡嗅聞著各式各樣氣味,來自奇花異木與萬物的芳香,樓閣之中珍貴的熏爐正焚燒著御賜宮製和香,緩緩吐出煙霧,輕柔細緩,或卷或舒或聚或散地逸入空氣之中,什麼味ㄦ呢?是沉香、檀香、龍涎、麝香,還是龍腦、芸香、降真香……;轉個彎,美人們配戴香珠手串、香袋,擦身而過,似有似無的幽香……,借問美人芳名?是菱荇花開淡淡香的香菱、還是花氣襲人知驟暖的襲人?

人鼻無不樂香,曹雪芹筆下滿園芳馥、種種香事,散發的不僅僅只是香氣,也一種人生態度與命運調性。

10/25 第五講‧康來新‧主講

人非常人:姑娘四論

林姑娘來了(第3囘)隨這宣告而來的,其實還有迎探惜等更多的姑娘及其生命故事,大可稱曰:曹雪芹的「少女學」來了。待嫁女兒的姑娘種種,雖是主要所涉,但更能演繹雪芹獨家命題,如「異樣女子」、「薄命司」、「幽微靈秀」、「雖死不死」者,卻是待嫁而未嫁的亡靈「孤娘」群,著例莫若:黛玉之於茗玉姑娘之於杜麗娘之於絳珠之於嫦娥之於花神等的仙媛系譜,類此「孤娘」還有金釧之於水仙寺、晴雯之於芙蓉神。

此外,家庭體制外亦有所謂「姑娘」的兩種職稱,一係倡家女,一係出家女;前者如金陵十二釵可能影射的秦淮名妓;後者如基督教單身女宣Miss的中譯,和《紅樓夢》的尼庵「姑子」近之。

11/1 第六講‧馬以工‧主講

龍翰鳳藻、紅豆相思-乾隆與《紅樓夢》

高陽提出鳳藻為宰相文筆,以元妃影射曹寅外孫平郡王愛新覺羅福彭,他在乾隆即位初年官居總理大臣等同宰相,他認為沒有福彭就沒有《紅樓夢》。乾隆即位前的詩集,贈福彭無數詩作,亦撰文敘述兩人特殊情誼。資料顯示曹家被抄北返後與平郡王府上有些牽連,過去都認為《紅樓夢》若索隱宮廷秘辛亦在順治、康熙與雍正三朝,與乾隆亦有關聯嗎?

[ 紅樓夢的虛幻與真實 ]

清代研究《紅樓夢》已蔚為風氣,僅僅續書就有數十種,迄今研究文章超過兩億字,各主要外國語均有譯本。

《紅樓夢》索隱亦由來已久,有反清復明說、順治出家說、雍正奪嫡說到年代都對不上的和珅家事說。主張是曹家自傳一派因胡適、俞平伯等開啟考證之途專家輩出,余國藩《重讀石頭記》中認為曹雪芹從善用雙關語、字謎、名字、名綴到代喻和警詩,小說中滿布這些修辭機關…解謎之樂是歷代讀者一眼即知的共同處。也正是這種解謎之樂,歷數百年不衰形成紅學主流。當然小說結構、思想、形象及藝術分析等文學研究,則是學院課程的主流。

究竟應該怎麼來看《紅樓夢》?在曹雪芹生活年間時,歐洲貴族流行由鐘錶發條組裝的自動偶automaton,故宮鐘錶館中有乾隆收藏的精品多尊。法國作家羅曼Jules Romains稱自動偶是一種哲理很深的表演藝術,以複製的自然來構築虛幻的世界。(It was a highly philosophical entertainment.  He tried to imitate nature to create the illusion of life.)曹家雖是皇室家奴,但雪芹未必見過這些皇宮中的automaton,但他以複製的真實來假託是構築一個虛幻世界,工程更浩大。

從這個觀點看《紅樓夢》不必將曹家人物一一對號入座,多鐸的後世孫裕瑞說:「所謂元迎探惜者隱寓原應歎息四字」,或書中無緣補天的遺憾使石頭「自怨自嘆日夜悲號慚愧」,或「有命無運」的甄英蓮,或「虎兔相逢大夢歸」等讖語,均依稀可見一些真實歷史人物的悲劇身影。

不論1981普立茲獎的《A Confederacy of Dunces》或得到2018金馬獎的「大象席地而坐」都是創作者不媚俗的心血,如過去黑膠唱片的B面,不是排行榜上暢銷曲,卻是最最能呈現自己內心的深處。~馬以工

100 臺北市中正區羅斯福路2段9號12樓
電話: 02-23965505,分機113
電子郵件:
活動資料
熱門關鍵字
行事曆日期 2019/09/20、2019/09/27、2019/10/04、2019/10/18、2019/10/25、2019/11/01、2019/11/29
課程堂數 6
時間 週五 15:00-17:00
講師
地點 敏隆講堂
新生 NT$ 1,900
舊生 NT$ 1,710
學生 NT$ 1,100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