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敏隆講堂

人文的終極關懷是經營非營利組織之本,洪建全基金會以細膩長遠的人文關懷, 將基金會的主軸精神,
透過「敏隆紀念講座」及「敏隆講堂」展現其內涵風格。
在紛亂緊張的社會,提供安靜學習的場域,讓大家一起參與、發想、創造,開拓人文視野,期為社會的人文學院。

敏隆講堂

紅樓夢的虛幻與真實│第二期│夏│樹蔭合地

黃一農院士、康來新教授、廖咸浩教授、馬以工教授共同策畫 邀集國內紅樓夢學者專家 第二期主講者:馬以工、康來新、廖咸浩、黃一農、賴芳伶、童元方
2019-06-21 15:00   -   2019-07-26 17:00
100-100 臺北市中正區羅斯福路二段9號12樓

*第二期 夏-樹蔭合地 2019/4/19(五)下午1:00 開放講堂現場報名

[ 紅樓夢的虛幻與真實 ]

黃一農院士、康來新教授、廖咸浩教授、馬以工教授共同策畫

第一期            春- 花謝花飛飛滿天_   │ 2019/3/22~5/3

第二期            夏- 樹蔭合地              │ 2019/6/21~7/26

第三期            秋- 秋風秋雨愁煞人   │ 2019/9/20~11/1

每週五下午3點~5點,3期,各6講,共18講   

《紅樓夢》的B面是什麼呢?繼花飛滿天春系列,樹蔭合地的夏六講,將再次展現此一經典值得經久典藏、尤有甚者,值得傳習分享的多樣意涵:廖咸浩教授的三層架構世變書賴芳伶教授的鏡花水月談情旨,童元方教授的跨語文本真真國,莫不是繼往開來的紅學一家言。至於二度開講的黃一農院士、馬以工教授和康來新自更是傾心吐意續前緣了。 ~康來新

7/5 第三以工

一捧雪與長生殿--《紅樓夢》之大過節、大關鍵

《紅樓夢》第十七、八回元妃省親時,點了四齣戲,戲目下各有脂批:豪宴-《一捧雪》中,伏賈家之敗。乞巧-《長生殿》中,伏元妃之死。仙緣-《邯鄲夢》中,伏甄寶玉送玉。離魂-《牡丹亭》中,伏黛玉死。並:「所點之戲劇伏四事,乃通部之大過節、大關鍵。」

曹雪芹善用語言媒介,小說中滿布這些修辭機關…究竟這些戲曲透露了未完成的全書什麼樣的結局。

6/28 第二講康來新主講

地靈物蠢:石/玉記的雙面性

關於《紅樓夢》的雙面性,已不乏較為人知的顯性例子:真/假聯、正/邪氣、生/死鏡,乃至通靈又稱蠢物、地陷的姑蘇卻是紅䴤的頂尖。

但《紅樓夢》之為《石頭記》,此石之為巨甎形制的女媧補天所餘、之為鐫有「仙壽恆昌」的可佩可啣之玉,則含藏其中的石/玉文化身世,或更易探得雪芹之為繼往開來小說家的新/舊雙面性。

所謂的舊,係指《紅樓夢》中被稱青埂/通靈的石/玉,所可能的繼往—包括小說本身及論者已或未掲示者:如青埂之於西漢《淮南子》的媧石初典、之於南宋《雲林石譜·序》將天下賞石歸宗「媧餘」的物系建構、之於清初曹寅<巫峽石歌>的濟世託喻;又如通靈鐫字之於傳國璽的「既壽永昌」、之於先秦《韓非子》和氏璧的又一物系建構、之於明清李玉和璧傳奇—《一捧雪》《連城璧》的家/國傳寶。

所謂的新,乃是青埂/通靈似新而舊、既舊且新的畢竟煥然新象。簡言之,兩千年來,已各有系譜各承衍的媧石/和璧,卻被雪芹重新命名、另賦職能和價值。

當蠢物通靈隨主人神瑛自仙界靈秀地的警幻宮,投胎入世隨主人寶玉置身凡版靈秀地的大觀園,這用於觀察記錄的玉,便開創小說在敍事傳統上的前所未有,小說高手張愛玲、劉心武均對此有所點評。

至於囘歸原鄕原樣,卻增了文字記錄所得的龎然青埂,則既演證玉/石分身分工/合作合體的成書歷程,同時也展示這巨書的內容,尤有甚者,更是玉/石價值所繫立言的萬古常新。 

此即石/玉記的雙面性。此即雪芹之為繼往開來小說家的新/舊雙面性!

6/21 第一講廖咸浩主講

太虛幻境、大荒、大觀園:石頭記的夢‧神話與想像

紅樓到底指涉的什夢欲解其夢謎必先析其架構紅樓夢從神話開始終於神話但歷來沒有人注意到全書以兩個神話依序開啟始於大荒山之補天遺恨進入太虛幻境),也以兩個神架構貫穿全書最後再次從太虛回到大荒這兩個神話架構並以大荒神話包裹著太虛神話」,但這兩者又進一步以大觀園為其關注對象而形成了一個外中內的三層架構惟有從這個架構入手才能了解如何穿表象(「假語存言」)以觸及寓意(「隱去真事」)。

7/12 第四講黃一農主講

《紅樓夢》中的物質文化

筆者在初讀《紅樓夢》時每遇服飾之流的細節描述就都跳過,但到後來才體悟這些由許多陌生名詞所堆砌出來的物質文化,有機會讓小說得以在平面的文字上鑲嵌出浮雕般的立體圖像,並讓閱讀的深度進入前所未見的層次。演講中將分享該如何深入追索小說中提及的鳧靨裘、雀金裘、黑狐皮等大量對服飾的描述,「兩星沉速」、「那是一兩的星兒」等秤量工具,以及鱘鰉魚、汪恰洋烟與秘製平安散等物件。當我們有能力具體掌握這些名詞背後的意象時,作者的生活背景與知識經驗將鮮活地展鋪在讀者面前,小說中的故事畫面也開始呈現瑰麗燦爛的色彩,而物質文化亦將不再讓人感覺是一種閱讀障礙。e時代獲取知識的便利性是二十世紀的學者難以想像,而善用大考據的研究環境,確有機會令物質文化史的研究產生全新的機遇。

7/19 第五講賴芳伶主講

浮世水月,情愛鏡花:小談《紅樓夢》

「大旨言情」的《紅樓夢》,虛實雜糅,真假並置。小說內容大底由兩條主線貫穿而成:一是寶黛戀愛,一是賈府興衰。兩條主線各自歧出繁複的細節,彼此因果交錯,表裡呼應。就情而言,它讓人領略,情總有盡時;就賈府言,它使人認知,世相無常人生多變,終不免萬境歸空。

「紅」統攝千顏萬色,「樓」喻指建構表相,「夢」是鏡花水月的空,紅、樓、夢三字,將一切繽紛色相還諸天地。作者以詩意的敘事,引領讀者俯仰哀歡,盪滌提昇,留下不朽的文學典範。

7/26 第六講童元方主講

海上真真,奇幻女兒國

大觀園裡本來女兒眾多,來園中作客的寶釵堂妹寶琴,又曾在詩社活動時分享旅行見聞,說是在船上遇見來自「海上真真國」的美少女,而這西洋美人還寫漢詩。寶琴經由通事官,也就是翻譯,背出海上真真寫的一首詩,我們從跨語種的文字追溯視覺上的畫裡真真,至於詞曲、小說所描繪的,直到寶琴敘述出來的海上真真,事實與想像交織,以致虛實相間,真假對照,而寶琴的角色更增添其迷離奇幻。審視英譯過程,回看海上真真,是從虛幻到亦真亦幻,直指《紅樓夢》的本心,亦是見證了曹雪芹的異國知音。

[ 紅樓夢的虛幻與真實 ]

清代研究《紅樓夢》已蔚為風氣,僅僅續書就有數十種,迄今研究文章超過兩億字,各主要外國語均有譯本。

《紅樓夢》索隱亦由來已久,有反清復明說、順治出家說、雍正奪嫡說到年代都對不上的和珅家事說。主張是曹家自傳一派因胡適、俞平伯等開啟考證之途專家輩出,余國藩《重讀石頭記》中認為曹雪芹從善用雙關語、字謎、名字、名綴到代喻和警詩,小說中滿布這些修辭機關…解謎之樂是歷代讀者一眼即知的共同處。也正是這種解謎之樂,歷數百年不衰形成紅學主流。當然小說結構、思想、形象及藝術分析等文學研究,則是學院課程的主流。

究竟應該怎麼來看《紅樓夢》?在曹雪芹生活年間時,歐洲貴族流行由鐘錶發條組裝的自動偶automaton,故宮鐘錶館中有乾隆收藏的精品多尊。法國作家羅曼Jules Romains稱自動偶是一種哲理很深的表演藝術,以複製的自然來構築虛幻的世界。(It was a highly philosophical entertainment.  He tried to imitate nature to create the illusion of life.)曹家雖是皇室家奴,但雪芹未必見過這些皇宮中的automaton,但他以複製的真實來假託是構築一個虛幻世界,工程更浩大。

從這個觀點看《紅樓夢》不必將曹家人物一一對號入座,多鐸的後世孫裕瑞說:「所謂元迎探惜者隱寓原應歎息四字」,或書中無緣補天的遺憾使石頭「自怨自嘆日夜悲號慚愧」,或「有命無運」的甄英蓮,或「虎兔相逢大夢歸」等讖語,均依稀可見一些真實歷史人物的悲劇身影。

不論1981普立茲獎的《A Confederacy of Dunces》或得到2018金馬獎的「大象席地而坐」都是創作者不媚俗的心血,如過去黑膠唱片的B面,不是排行榜上暢銷曲,卻是最最能呈現自己內心的深處。~馬以工

100-100 臺北市中正區羅斯福路二段9號12樓
電話: 02-23965505,分機113
電子郵件:
活動資料
熱門關鍵字
行事曆日期 2019/06/21、2019/06/28、2019/07/05、2019/07/12、2019/07/19、2019/07/26
課程堂數 6
時間 週五 15:00-17:00
講師
地點 敏隆講堂
新生 NT$ 1,900
舊生 NT$ 1,710
學生 NT$ 1,100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