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三國演義》的思考邏輯與指涉內涵,已不只限於這部小說,而是來源龐雜,卻又脈絡清楚的「三國」意象。
2020-12-04 14:00   -   2020-12-25 16:00
100 臺北市中正區羅斯福路2段9號12樓

【中國古典小說系列4】    三國演義不只是三國演義

邱坤良 教授 主講

《三國演義》(或《三國志演義》)是一部流傳久遠的文言通俗小說,講述後漢末年至西晉初年,也就是西元一世紀末至二世紀八〇年代戰禍連年,群雄紛起,魏蜀吳鼎足而立,最後同歸於「晉」的亂世景象。透過爾虞我詐的人物折衝、抗衡與詭譎多變的歷史事件,形塑迴腸蕩氣的戰爭場景,以及賢愚雜處、善惡難分的群英鬥智。

相較西方(包括俄國)的文學與小說傳統,《三國演義》缺少細膩的社會剖析與人物心理描寫,在胡適眼中,《三國演義》「拘守歷史的故事太嚴,而想像力太少,創造力也太薄弱,不能算是一部有文學價值的書」,然而,也因為少了西方小說的書寫規範,這部章回體小說「有事則長,無事則短」,快速處理繁瑣場景,人物登場乾淨俐落,能抓住大眾閱讀心理,就連胡適也誇讚它「沒有一本書比得上他的魔力」。

《三國演義》之所以深入人心,不只是在它的文學性、藝術性或史學價值,而是跳脫平面的文字書寫,跨越不同時空,融合通俗歷史、文學、戲劇、說書、宗教信仰、美術、傳說……,以各自表述的不同藝文類型與信仰思維交互影響,構成出入史實非史實、世俗/神聖之間的人物與事件的辯證,尤其經過舞台戲曲角色塑造,與信仰系統(關聖帝君)的建立,古往今來,講《三國演義》的思考邏輯與指涉內涵,已不只限於這部小說,而是來源龐雜,卻又脈絡清楚的「三國」意象。

法國解構主義大師德希達(Jacques Derrida, 1930-2004)在反思「能指」與「所指」的關係時,認為能指(稱名)的意義並非透過所指(概念)來呈現,而是另一個與自身不同的能指來產生。能指與能指之間無窮無盡的指涉關係,被德希達稱為「延異」(différance)。三國人物、歷史的「演義」,可視為「延異」的創造性詮釋過程。

《三國演義》第一回開篇即說:「話說天下大勢,合久必分,分久必合。」運用德希達的看法,就是「分」與「合」這兩個詞(能指)互相產生意義,而在《三國演義》之中,分與合又和三國——東吳、曹魏、蜀漢這三個詞產生連結,關雲長的忠義,曹阿瞞的奸巧,則是放置在與其他人物的對照上凸顯。作品的多義性與創造性詮釋,就是在此「能指鏈」上滾動而出。

以下擬分四個子題,閑話以《三國演義》為中心的「三國延異」。      


 12/04 第一講 

  1. 志在春秋一部書——三國志與三國演義。
  2. 戲劇融匯文與史的意義,而出之以形象——舞台的三國。
  3. 關張伯約不敢不勉——說書人・李定國與南明。

 12/11 第二講 

  1. 宴桃園豪傑三結義:三國演義的人物登場
  2. 公不見丁建陽、董卓之事乎?——白門樓呂布殞命
  3. 公非袁術座間懷橘之陸郎乎?——諸葛亮舌戰群儒

 12/18 第三講 

  1. 雲長安在?--玉泉山關公顯聖
  2. 後世尊崇為帝,敢乎?——從關廟、楹聯看三國
  3. 偏裨千古竟傳名:《三國演義》中一筆帶過的關公隨從(關平、周倉)以及刀下亡魂(華雄、顏良、文醜、蔡陽)。
  4. 忽有關公第三子關索入軍來見孔明:花關索與關索戲

 12/25 第四講 

  1. 同歸於「晉」——假投降巧計成虛話:
    九伐竟無成,心師武侯,能繼祁山六出志;
    三分不可恃,計誅鄧艾,已復陰平一敗仇。 
  2. 凶死與善終——三國虎將英雄末路。
  3. 未竟之業—《三國演義》以男性征戰為敘述中心,對人物角色——特別是女性(蔡文姬、孫尚香、蔡夫人、甘夫人、貂蟬、諸葛亮夫人、伏后、大小喬、吳國太)的內心世界較少著墨,也可能不斷提供當下及未來「三國」文學、戲劇、影像、電玩遊戲源源不絕的人物想像與創作空間,豐富「三國延異」的廣度與深度。

邱坤良 教授  

台灣宜蘭縣南方澳人,作家、舞台劇編導、戲劇學、戲劇史學者。曾任國立藝術學院戲劇系主任兼研究所所長、國立臺北藝術大學校長、國立中正文化中心(兩廳院)董事長、文建會主委、加州柏克萊大學歷史系研究員、早稻田大學訪問教授,現為國立臺北藝術大學戲劇學系名譽教授。
編導作品有《關渡元年一九九一》、《紅旗‧白旗‧阿罩霧》、《一官風波》、《霧裡的女人》、台中國家歌劇院開幕儀式《淨‧水》及《月夜情愁》等。

100 臺北市中正區羅斯福路2段9號12樓
電話: 02-23965505,分機114
電子郵件:
活動資料
熱門關鍵字
行事曆日期 2020/12/04、2020/12/11、2020/12/18、2020/12/25
課程堂數 4
時間 週五下午,2-4點
講師 邱坤良
地點 敏隆講堂
新生 NT$ 1,500
舊生 NT$ 900
單堂 NT$ 450